象山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8479|回复: 101

老屋沧桑(十) 悦野 

  [复制链接]

20

主题

46

帖子

12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1234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8-23 16: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屋沧桑1-9在http://bbs.cnxsg.cn/read.php?tid=17937

2010081220154418.jpg     

注重实业,关爱民生,  

   
    我祖父自弃政从商以来,就致力以实业强国为已任。十几年来,奔走南北,不懈于商贸活动。这期间,他对一些工商实业均有不同数额的投资;还把上代留下来的产业,除房产和一些园地外,仅留下十几亩好田,其余都被他卖掉了。把资金全投入到了工商实业和公益事业中。  

   
     自1920年至1930年期间,象山连年发生旱、涝、风、潮等重大自然灾害。如1930年春荒时,饿死者众多,仅昌石区胡家屿等七村,就饿死了240多人。可在象山东乡一带,由于祖父多次慨然倒廪以济,并从南北各省购回玉米、小米、红枣、荞麦等许多杂粮,平价供应灾民,使得象山东乡一带,没有发生饿死人的现象。民感于德,他的声望日高。  

   1927年,国民政府奠都南京,当年一起参加辛亥革命的诸盟好友都皆显贵,屡邀我祖父去参政,不知何故,均被他谢绝。他当时已纳有一妾,姓周,乌镇人;是乌镇一女子学校的音乐教师,曾在从事革命活动时结识的。后来因商贸事业的发展,身边需要一个有文化的亲信协理他的事务,才把她叫到象山来。我王氐祖母见这女人厚道豪爽,美丽能干,对我祖父非常忠诚,对她也十分尊敬,就把她纳为祖父的妾,让她跟着祖父管理经营上的日常事务。  

   当年那些旧友,因屡邀他出仕参政而被拒,与同社会上一些闻人,对我祖父毁誉参半:有说他沉迷声色,离弦走板,不求进取;也有说他是澹泊名利,糞土王侯。而他听后都置之一笑,毫不介意,仍然我行我素,做他自己要做的事。  

   可他对创办实业,却有非常之热心。1931年,前东乡萧家乡绅萧志鸿先生,有商于他:鉴于象山交通之不便,想与他一起投资交通事业,发展海运。两人一拍即合,并极力促成:积极筹集资金,组建成立东港轮船公司,置轮于上海直放象山各埠,对当时海运商贸作出了重大贡献。  

    祖父关爱民生,身体力行,与当地乡亲关系很好,特别是对贫苦百姓,更是体恤,凡有求于他的事,他都会尽力的进行帮助;对普通劳动者,更是体谅与同情。当时他进出县城或外出探亲访友,都是坐轿的。据一些给他抬过轿的人说:他坐轿只是摆摆样子,在进村出村和到了城里或办事的地方才坐一下;出村、出城后就要下来自己走,只叫他们抬着空轿跟着。这现象在我懂事后也曾亲历过一次。大约在我四、五岁时,他带我去丹城西桥头舅公家。出村时,他和我一起坐在轿里,一到“抬头岭”脚,他就下来走了,只让我一个人坐在轿里。快到大林时,他又坐了上来。过了大林村,到“相见岭”脚,他就又跳下来走了;一直走到三角棣村前,他才又坐进了轿子……。所以,凡为他抬过轿的人都说:“给闻遗公抬轿是最轻松的,大部时间都是抬着空轿走”!  

   祖父交游很广,社会上的三教九流,只要不是欺压贫苦百姓的,他都能与他们交往。当年象山港流域有一帮专门劫富济贫、与官府作对的“强人”,官府和奸商们称其为“合山‘绿酷(强盗之意)’”。据说我祖父与他们的“头领”徐小玉也有往来。当时,徐有个部下叫卓生全,因犯事被官府通缉。该部商求于我祖父,要求设法将其保护下来。我祖父就将卓生全领回家中,在搁楼上藏匿起来,供其吃、住历时三个多月,待到风声平和后才让他离开。后来卓生全回到其老家奉化松岙,在象山港上以捕鱼撑船为生。他为感我祖父救生之恩,在后来的岁月里,每逢年过节,都要送东西到我家来致谢。  

   

(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收起 理由
一路狂奔 + 5 优秀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46

帖子

12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1234

社区居民

 楼主| 发表于 2010-8-23 16: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沧桑(十一)“九、一八”事变激发了保国决心
   2010081220413638.jpg

       1931年9月18日 ,日本制造“柳条湖事件”,发动了对中国东北的战争。   

  当晚10时许,日本关东军岛本大队川岛中队河本末守中尉率部下数人,在沈阳北大营南约800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称是中国军队破坏铁路。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次日晨4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从铁岭到达北大营加入战斗。5时半,东北军第七旅退到沈阳东山嘴子,日军占领北大营。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当时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进攻采取不抵抗政策。事变发生前,蒋介石于8月16日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 
 
    当时,日本关东军不到两万人,中国东北军驻在东北的有16.5万人,在关内还有近十万人。东北军部队多次接受不准抵抗的训令,在日军突然袭击面前,除小部分违反蒋介石的命令负隅顽抗外,其余均不战而退。当时的蒋介石,是因为在“九一八事变”前,他的主要精力不在日本军队上,因此,为了不至于和日本人闹僵,使自己手忙脚乱分身乏术,才出此下策。  

    9月19日 上午8时,日军几乎未受到抵抗便将沈阳全城占领。东北军撤向锦州。此后,东北各地的中国军队继续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使日军得以迅速占领辽宁、吉林、黑龙江3省。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我祖父义愤填膺,决心同仇敌忾来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他放弃了东北的生意,转而加入到地方的国民教育和抗日自卫等爱国活动。他联合当地爱国人士,在家乡筹资办私塾、建学校,开展乡民子弟的文化普及和抗日自卫的爱国主义教育,为迎接抗战,保家卫国作准备。 
 
    祖父首先把在丹城“元兴祥”店里学生意的儿子召回到家里,进行了一番抗日救国道理的教育。他说:“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激励儿子要随时作好当兵上前线去抗击日本侵略的准备;其次他考虑到,如果一旦自己和儿子都投身抗日,家里就只剩下我小太婆和祖母二个女人了。为了日后父子都离家后,家里有个朝夕相伴的亲人在身边,可以互相照顾相依为命。是年,他竟然在离龙屿十里地的西山下,从一个在集市上掌称的买卖中间人(俗称“主人”)家,领养了一个十三的女孩来作养女。当时,他打算长大后如与儿子相欢,就当媳妇;若俩人不愿意,就当女儿。这就是他准备以身许国前所作的具体安排。  

   领养来的女孩本姓李,名叫翠娣。生得聪明伶俐,不但书读得好,而且手也巧;小小年纪,不但能做针线活,还能上灶做出许多好吃的菜。我祖父回家来时,总是由她上灶,做出我祖父喜欢吃的菜肴,深得我祖父母和太婆的喜爱。 
 
   冬去春来,转眼二年过去了,穷人家出身的孩子早熟,十五岁的女孩已长得亭亭玉立,不但能帮助我祖母管理家务,而且对我倪氐太婆体贴照料,十分孝顺,成了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深得上、下都喜欢的好姑娘。我祖父和祖母更是喜爱。在客人面前都说她是自已的亲女儿;而她平时也都称呼我祖父为“爹”。  

     1932年,祖母无意中发现,在丹城“元兴祥”学生意的儿子回家时,对这个“妹妹”十分亲热。就知道这一对少男少女开始了蒙胧的恋爱。祖母把这情况告知祖父后,祖父就问儿子,愿不愿意娶她为妻?当时还只17岁的我父亲,高兴得马上一口答应了下来。从此这个养女也就成了当时张家的“童养媳”。 
 
    1933年末,我祖父决定要把儿子送到前线去当兵,就急急将他们的婚事办了。那年我父亲 18岁,母亲 16 岁,结婚后,我父亲就离开家乡,与高泥的鲍丈夫{鲍士豪先生的父亲}一起,被我祖父保送到前方的军队去当兵了。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46

帖子

12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1234

社区居民

 楼主| 发表于 2010-8-23 16: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Re:老屋沧桑(十二) 悦野 

2010082309161678.jpg
   

我到人间 磨难不断  

 

   1934年9月,我在龙屿“新屋“里出生。我出生时,我父亲在军队里。一直到我四岁,也就是1937年,他奉命来金华招兵时,请假回家一次,只住了三天。那时他21岁,我的印象里,只记得他穿着军装,很英武,抱着我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嘴里“倭、倭!”的哼着。我横卧在他的双臂上,用陌生的眼神望着他。这就是我一生中享受到的唯一一次父爱。  

   我出生后,全家老少都把我当作掌上珠明,特别是祖母和倪氏太婆,更是把我看成是她们的命根子,含在口里怕溶化,捧在手里怕掉落。 因为那时我母亲还只17岁,怕她带不好孩子;在我母亲的月子里,我的太婆和祖母两个老人,轮流在我母亲的产房里日夜照看。可越是把我当成宝贝,越让她们不得安宁。据说,我出生不到半个月,就开始混身发紫,抽筋扒骨烦燥不安。这下可把全家急得屁滚尿流团团转,又是许愿请菩萨,又是叫巫婆来用量米的升子盛着米,拿块黄布包着,倒转来对着我的身体,上、下悬空的转动,口中念念有词;说,这是“促经”(音)驱邪。可是一点也不灵光;我照样哭闹不安,眼看快要不行了。这时惊动村上平时有往来的七姑八姨们都来探望。据说当时多亏张厚昆的妻子盛家嫂(张永健的母亲)有经验,她一看说,这是疯症。随即拔出“眉刀”,在我身上从头到脚,像鸡啄米一样,一顿的挑刺;接着用棉纱绳沾上菜油,把我全身刨得像红皮老鼠一样。我懂事后,听母亲说,当时我哭得咽不过气来,一身都是汗,把我的太婆和祖母心疼得泪流满面。嘿!大人们把我看得这样金贵,可我就是这样贱,这一顿挑,一阵哭闹,竟然就安稳的睡着了。一觉睡来,第二天又是个健康活泼、非常可爱婴儿了。可我太婆还不全信这是针刺的效果,说这是菩萨的保佑,一定要我祖母按当时许的愿,到村口的关爷殿去把愿还了。太婆的话是这个家庭的“圣旨”,我祖母只能叫佣人备了三牲福利到关爷殿去还愿。  

    这一次是过去了,可不到10来天,这老毛病又发作了。这次家里就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惊慌了,直接去请盛家嫂,又是一顿的针刺。嘿!真灵,我又好了。从此,变成了惯性,每隔10天半月,就得要挑一顿,否则就无法过关。这样一直到我五岁,还是隔几天要请盛家嫂来挑一次。后来人大了,竟然把那个慈祥和善的盛家嫂看作是恶魔一样,一看到她走进门来,我就会躲藏起来。暗地里还咀咒她为什么不早点死!可家里的大人们却把她看成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她虽然与我同辈,按背份我只须叫她阿嫂好了,可祖母要我叫她盛家阿姆(伯母),说是我的救命恩人,应该叫她大些。)  

   张家本就人丁不旺,我出生后,太婆、祖母把我当作珍宝,可偏偏三天两头有这样那样的小病纠缠。大人们怕我养不大,会中途夭折,就到处算命问菩萨,想讨个怎样才能把我扶养长大的锦囊妙计。果然,上天没负有心人,竟然有一个半仙为我的大人们指点了“迷津”。说:是因为我太金贵了,必须要过继给一家辈份少,子女多的人家当儿子,这样才能保证我的顺利成长。于是,我家大人就把我过继给陈志文家作继拜儿子。陈家有五个子女,最大是和庆(我称她大姐),第二是和良(陈敬藩,我称大哥),第三是和凤(我称小姐),第四是敬善(我称小哥),最少是书法(他比我小一岁,称我为哥)。我的继拜母张竹青是位极贤淑善良,慈祥博爱的女人,她对我视如亲生,待我比她自己亲生的子女还好。她是龙屿嫁出去的,族里的辈份是与我同辈,所以我继拜她为母,叫她“大姆妈”,正合半仙指点的禅机。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我与这一家一直保持着亲近关系,直到我“大阿伯”和“大姆妈”过世后,兄弟姐妹都各处一方,往来才渐疏淡起来,但相遇时,哥、姐的亲情和称呼仍然没变。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46

帖子

12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1234

社区居民

 楼主| 发表于 2010-8-23 16: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沧桑(十三)
2010082316101977.jpg
  

    

儿时的故事  

   

  一、我是独子,却有个比亲姐还亲的姐姐  

    我出生后,家里人很少,只有倪氐太婆、祖母、母亲三个,其余都是娘姨、管家和长工。鸟镇婆住在黄避岙,祖父又不大回家,所以家里平时很冷清。好的是我横里姑婆的三个儿子都住在我家旁边,妻女们平时与我家走动得较密。我家里有什么事,她们都会来帮忙。那时阿五伯有个女儿,经常跟随她母亲到我家来。因为她聪明伶俐,十分可爱,我祖母很喜欢她,就把她看作是自己家里的孩子,当亲孙女看待。我小时候,就时常由她带着我玩,陪着我睡。人们都把她当成是我的亲姐姐。  

    姐叫沈菊兰,比我大七、八岁,那时候她就是我心中最美、最亲、最崇拜的人。当我发脾气时,别的人软、硬都哄我不好,只有她一来,我就会乖乖的听从她“摆布”。有时候,我母亲和祖母见我闹起来没完没了,就会差人去把她找来;还有我的小太婆,一看我哄不好时,就会给我祖母和母亲下“命令”:“还不快派人去把菊兰找来!”可见当时她与我的亲情程度。  

   二、我一泡尿,浇得姐起不了床  

   我小时候,经常白天一累,晚上就有可能尿床。有一年的农历八月十四,姐带我去“路下庄”赶庙会,住在马岙大姐(大如伯的女儿)家,晚饭后到“路下庄”看“大老进”菩萨进殿―――回珠山庙。  

    那晚,天刚黑,“五进下”各庙的菩萨都集中到“路下庄”庙前的广场上。然后按习俗和各庙菩萨地位的尊卑,照规定的先后次序,一尊一尊的往珠山庙送。最先启程的是“新老进”菩萨,最终殿后的是“大老进”菩萨。  

    各庙菩萨在往珠山庙送的过程中是十分壮观的:每一尊菩萨在起程时,都是一声炮响,火把齐举,许多人簇拥着菩萨的座椅,奋勇奔跑。在夜间的田野上,一尊一簇,火龙飞舞,喊声震天,前赴后继,直奔珠山庙而去。那气势犹如古战场上千军夜突,雷霆万钧!据说,前面先行的菩萨,是不能让后面追上的;若被后面的追上,这样,前面这一群人的运气就要被后面那群人夺去了。所以,前后的人,都在拼命的尽力向前,力争去夺得好运。  

    看完庙会,已很晚了,我已困得睁不开眼,可当时刚新婚的陈志园妻子―――溪头陈婶,一定要邀我姐带着我到她娘家去宿夜。  

    我们算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人了,加上姐的花容月貌,主人的热情和殷勤是难以描述的。他们拿出全新的绣花被给我们盖,让出最好的房间和床给我们睡。一天的劳累,使姐和我都十分疲倦,上床后姐搂着我,不一会就都呼呼熟睡了。  

    进入梦乡后,我仿佛在家里与几个小伙伴们玩躲迷藏:我躲在一个软绵绵、暖烘烘的稻草堆里,非常的舒服。小伙伴们到处找我不到,我感到十分得意。这时突然感到尿急了,但又不敢声张,怕一动就会被他们找到。只好伏着,把“小鸡巴”伸到稻草蓬里偷偷的尿上了。一时,一股热烘烘的暖流从大腿顺着臀部向下流,直往腰间渗透。我被这暖烘烘的热流晾醒了,用手一摸,整个被窝都湿漉漉的,姐的衣裤也湿透了。我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吓得呜呜的哭了起来。  
   
    熟睡中的姐,被我的哽咽惊醒了,她一转身感到身下湿乎乎的,一摸自己身上的衣裤象水里浸过一样。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就朝着我的屁股“啪,啪!”两掌。但又不敢大声的责骂,怕要惊动主人;还担心我要着凉,更不敢乱动。只好忍着一肚子的气,一把捂紧被子,将我搂在怀里,幻想着能依靠两人的体温把被捂干。  

   这一夜姐再无法入睡,虽然一点声响也没有,可一直在想着明天早上如何去面对主人?  

    天渐渐地亮了,一缕阳光从窗缝里射了进来,主人家早在灶间里做好饭菜等着我们起来用膳。姐摸摸两人的衣裤仍然还都是湿的。她起不来了,却又不敢声张,只是嘟着嘴,扳着脸,用眼睛气虎虎的瞪着我。我象一只犯错的小猫,依偎在她的身边,一动不动地让她搂着,连看也不敢看她一眼。  

   过了很久,主人家看我们还不起来,就让溪头陈婶进来看看。她一推进门,姐就把她叫到床边,附在她的耳旁悄悄地说了几句。她就一声不响的走了出去,拿来几件她做姑娘时穿的内衣内裤。姐在被窝里换了衣裤,穿好外衣就跳下床来。然后一把将我从被窝里拖起来,剥下我的湿衣湿裤,把我赤条条的放到另一头,叫我睡着别动,自己拿着我的衣裤到厨房灶膛里去烘。烘到半干半湿,就拿来把暖烘烘潮粘粘的衣裤给我穿上。  
   
   姐给我穿好衣服,梳洗完毕,带着我到灶间吃饭。主人家的人都 知道我夜里尿床上了,可谁也没说,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都笑眯眯的高兴而热情地招待我们吃饭。  

    吃好早饭,我们告别主人要回家了,主人们客气地送我们出了大门。在大门口的晒场里,一条簇新的绣花棉被晒在榔杆上,洁白的被夹里上,泛着一大滩黄色水渍。我与姐望了一眼晒着的棉被,看看主人们,只见他们个个脸上仍挂着笑容,谁也没说一句令我们难堪的话。只有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默默的悻悻地低下了头。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6

帖子

16

积分

圆转纯熟

积分
16
发表于 2010-8-23 17: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跟我们家前面的那个祠堂好戏好像啊,以前我们家也是长那样的,不过再几十年前就改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8

主题

5601

帖子

214748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47483647

原创先锋奖勤奋版主勋章社区居民忠实会员

发表于 2010-8-23 17: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晚饭后再细细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

主题

394

帖子

5347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5347

社区居民忠实会员

发表于 2010-8-23 17: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伯父!欣赏沧桑的老屋。
我的红尘终究要被江湖淹没,想要爱我,趁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8-23 21: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零落成泥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8-23 21: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给老爸捧场,刚刚才知道自己原来有位这么好的太祖父,为有这样的太祖父感到自豪,感到骄傲。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8-23 21: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了感谢狂奔版主的加分了,谢谢!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象山港论坛  

浙公网安备 33022502000012号

GMT+8, 2019-3-21 06:10 , Processed in 0.052859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