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悦野

老屋沧桑(十) 悦野 

  [复制链接]

103

主题

7718

帖子

1287

积分

版主

林在大海边,无水死一半;骏马跑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87

原创先锋奖勤奋版主勋章爱心使者奖社区居民

QQ
发表于 2010-8-24 15: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比较对伯父的故事感兴趣,接下来是不是会出现雨丝姐姐这一代的故事呢
我希望我的爱情是这样的: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平淡如水。我在岁月中找到他,依靠他,将一生交付给他。做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为他做饭,洗衣服,缝一颗掉了的纽扣。然后,我们一起在时光中变老。有一天他会离开我或是我会离开他去另一个世界里修下一世的缘,到那时,我们还能对彼此说最朴素的一句,“我愿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46

帖子

238

积分

登堂入室

积分
238

社区居民

 楼主| 发表于 2010-9-30 21: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Re老屋沧桑(十四)

   2010092821425332.jpg



  

非时不出 丹心未泯  

   



   

(一)国难当头,出任乡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国抗日战争全面暴发,浙江省政府委派盛世馨出任象山县长。盛是东北人,深受亡国亡家之痛,对抗日救亡运动特别重视,当时省政府颁布了战时政治纲领,我祖父参加了县成立的抗日自卫委员会。盛世馨慕我祖父名,坚邀他出任奠安乡乡长。我祖父目击时艰,一反以往诸盟累邀他出仕受其拒的常态,欣然受命。可见他是“非时不出,有道则游,丹心未泯”。  

在奠安乡乡长任间数年中,他一面积极组织抗日救亡宣传,发动组织民众,做好抗日自卫的准备工作;一面为减轻农民负担,对当时名目繁多的非法附加税等,一概报请免去。凡民间讼端,必亲为排解;并发动群众,募款购买枪支,成立奠安乡自卫武装警备队,动员当地男女青年,参加乡里组织的军训。在我四、五岁时,我母亲等一些青年妇女,都曾参加过为期一月的军事训练。  

   

祖父担任乡长后,把全部精力投到了效力乡梓和抗日救国上去了,对家中的事顾问很少,可家里偏偏发生了诸多让他分心的事:  

   

(二)妾死母丧,儿子突变  

一、乌镇婆的死  

乌镇婆是祖父的二房,前面曾提到过,她是建德乌镇人,一女子师范学校的教师。我最初的印象是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鹅蛋脸,长披发,二十八、九岁年纪,用现代的审美观去评她,可谓是个一流的美人。只是因为当年她太洋派,说话又听不懂,在穷乡僻壤的山岙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俊俏洋派的知识女性,确实与当地当时古朴的风尚是很不协调的。尽管她的举止言行都很文明礼貌,但当地的乡下人,总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去看待她。最主要的还是封建观念,认为给人当小老婆的人总不是好的。  

她刚到龙屿时,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难以得到乡人的理解。但她非常好,既耿直、忠恳、爱祖父;又敬重祖母,疼爱下辈和下人,而且十分贤淑大方;她忠于张门,对祖父体贴、关怀。她不同于祖母那样注重封建礼教的贤德;也不同于那些潮流女性放浪不羁。她自尊、自重,善良、多情,一心要为张家争气。祖父母疼爱我,她把我看成为高于任何一切。  

张家子脉不盛,第三代当时也只我一个单丁,她一心想为张家再生一个儿子。大约在1938年前后,祖父从上海领养来一个女儿叫菊青,约十二、三岁。祖父母都很喜欢她;我也很喜欢。当时,乌镇婆住在黄避岙,因她身边没有小孩,祖父母就把菊青姑姑放在她的身边,与她一起生活。她对菊青姑姑很好,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准备等菊青姑姑长大了,给一个继拜祖父为干爹的、上海人小周(名字忘了)为妻。  

小周叔十八、九岁,俊秀白净,我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到我家的,反正我懂事后,就看到他就住在我家,在龙屿和黄避岙之间往来。后来,家里给他在龙屿开了一爿小店,让他管理。打算等以后他与菊青姑成婚时,把小店当作随嫁财产,给他们作为生活依靠。     谁知家里正为这一对年轻人盘算着的时候,乌镇婆的肚子慢慢的大起来了。在这个科学尚不很发达的年代,这乡下角落里,人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肝腹水这样的毛病,真以为是怀孕了。开始全家好高兴,祖父母都备之关怀。结果乌镇婆的肚子越来越大,已十三个月了,还不见有一点分娩的迹象,还说是“十三个月生太子”呢!结果,到了肝腹水的后期,已来不及治疗了。一代美人―――忠贞、善良的乌镇婆,刚三十出头,就撒手人寰离开了我们。  

她临终那天,不断地呼唤着我的名字,问我到那里去了?当时我是被“山鸡虱”叮了胱膀,肿得没法行动,太婆和祖母等舍不得将我带到黄避岙她那里去。现在看她到了这个样子,看来人将要不行了。祖父母马上派人把我从龙屿用轿子抬去,让我守在她的床边。当时,她好怕人,深陷的眼窝里突出了大大的眼球,瘦削的面孔毫无血色,蓬松零乱的长发遮着半边青而发白的脸庞;她无力地叫着我的名字,用手招我走近她。我实在有些害怕,但想到她对我的疼爱,还是噙着泪,一步一步的走近她的床边。她伸出瘦削的右手,拉着我,用无神的目光看着我的脸,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一代红颜,就此与世长辞,好不叫人伤心。  

乌镇婆华年早逝,但有人说她还算有福气的。当时祖父在世,在地方上颇有声望,四邻八眷,还有一些不是亲眷也是亲的人,也都来为她送葬,丧事办得轰轰烈烈。虽然她自己没有生养,但送殡时,为她披麻戴孝的人有一大群;除了我与母亲、菊青姑外,祖父的一些干儿女,都以子女的身份,为她披麻戴孝送到坟头。她的坟在上龙屿,是与吴氐太婆拼葬的,因这坟有三穴,后来祖父的衣冠棺木也安葬在那里。  

乌镇婆死后的第三年,祖父就被日寇杀害。据上辈人说,乌镇婆是一个十分有情义和烈性的女子,如果祖父的事出在她死之前,她一定会活活的撞死,去为祖父殉葬的。看来她死在祖父之前,由祖父为她安排后事,确是她的福气!  

   

二、倪氐太婆仙逝  

乌镇婆去世只隔一年,我倪氐太婆又归天了。她是我祖父的生母,她的丧事是我祖父亲自督办的,据当时老辈人说,丧事的场面在龙屿近代史上的规模是空前的。那时,我已有七岁,童年看到过的事,大体还是有很深印象的。那时,与现在不同,花圈很少,大都是像縀被面一样的叫“轴”的仪礼,多得一间后房都放不下;此外就是挽联,用洁白的纸龙飞蛇舞的写着苍劲浑厚的黑字,这些都是祖父的好友、同僚和象山一些名人达家的吊唁之礼仪。丧事的第二天,这些挽联把整个“新屋”四周的墙壁都挂满了,地方不够,就在大门外的墙弄和道路两边拉上绳,一直挂到银杏树下的直路上;整个丧事,来吊唁的人云集,为遮阳避雨,在新屋道地和门前晒场上都搭起阳棚,作为吊唁者歇息和开桌用膳的地方。  

丧事场面庞大。太婆死的当天,就聚集了众多的帮忙人,总管有两个,一个是里屋的张统喜,另一个是张厚坤,厨房的总督大概是银杏树下的张统力;库房是上头门的张薄斩先生(恒南祖父,真名忘了。这是大人们在称呼时的音)。下面各司其职的帮忙人有二、三十个,当时还有一张用白纸写成的“执事人名单”,贴在堂前两边大房窗边的板壁上。  

当天,太婆的遗体从东小房她的卧室移到堂前里。晚上,盏盏汽灯把整座新屋照得如同白昼,有数十名和尚在“拜忏、放焰口”(因不懂,只能以音写上),鼓、钹、唢呐,笙、箫、横笛,敲、打、吹、弹,时念,时唱,热闹非常。堂前、道地、两边沿界,坐满了“陪夜”的人。约莫九点左右,女帮忙人从库房里拿出白衣、白帽、白包头布,分发给所有在场的男、女、老、少,人人都有一份。  

灵堂里,除了我祖母、母亲和一些至亲的女人们,偶然的去嚎哭几声外,整个场面好像是个全村人的大聚会,看不出有多少的哀伤气氛。只有我祖父穿着麻衣,戴着白帽默默的坐伏在太婆头边的板沿上。  

大约到11点多,执事总管出来高喊:“帮忙人排桌,好吃夜餐了!”立时,坐在沿界和道地的陪夜之人都就近入席。七个人一桌。坐不下的人退到一边,等待下席。  

吃了夜餐后,有部分村里的老小等人回家去睡了,留下来的都是青壮男、女。在道地里,有的搓麻将,有的挖花,拔牌九,一直到天亮;还有那些和尚,停停、敲敲的也到天亮。  

第二天,吊唁仪式开始,各地来吊唁的人士,在库房里上好吊仪后,就到堂前太婆的遗体前叩拜,凡吊唁者跪拜时,“吹道”(民间鼓乐队俗称)就敲打起锣鼓,吹起了唢呐,我们这些“耗子”(音,指披麻戴孝的子孙)也都得跪下回拜。就这样祖父带着我们,在太婆的遗体前跪拜了一个上午。  

第三天早上,天蒙蒙亮,太婆的遗体准备入棺。入棺仪式可谓是整个丧仪的最高潮了,堂前撤去了供桌,棺木移到了太婆 的遗体前,司仪高喊:“时辰到,开始入殓!”顿时,“吹道”锣鼓,和尚铃钹齐鸣,“耗子”们都围到太婆的遗体旁边,先由一位专人把遗体脚 下的一盏“脚后灯”(是象征延续香火的标记)非常小心地移入到一只有玻璃罩的防风灯里,然后由祖父捧着太婆的头,还有一个指定的亲属(是谁已记不清了)捧脚,其余的“耗子”都伸出双手,象征性的托着太婆的遗体,往棺木里送。这时,我听到那些女亲人们的啼哭,才是出自内心真正的哀伤。  

入殓完毕,棺木移至大门外,搁到预先放好的二条长櫈上,几百人的送丧队伍,早在门外的大路上列队等候。灵柩的前面是对锣、长幡、引路的仪仗;紧跟仪仗的是撒纸钱、放炮仗、棒灵位的人;灵柩后面是“耗子”们,再后面就是数里长送丧的队伍。  

安放灵柩的地点是上坪地,离家只有一溪之隔,路很近而送丧的人很多,因此就选择从大街出“强盗门”向左(那时这里没有水库)沿西边山脚的溪堤往上坪地送。沿路双锣开道,唢呐、鞭炮齐鸣,跟在“耗子”后面的乐队也一路时停时奏。每逢路祭(是一些与我家特别亲近的人家,在灵柩经过他家时,在门口设的吊祭),灵柩都 要停下来,“耗子”就地跪拜。这样停停走走,不到二、三里路,竟然走了二个多小时才到坟前。  

灵柩送到山上,按当时习俗,不能马上放入坟里,需在那里寄放上一年后再“进坑”(指放进坟墓里去)。那些帮忙人早在那里准备好“草扇”,当举行过坟前的仪式后,送丧的人就可返回了,而这些帮忙人就用“草扇”把灵柩蓋好,以防灵柩雨淋日晒。  

当时习俗,送丧的人一定要在丧家吃了饭才好回家,否则是不吉利的。当我们回到家里,在门口烧着一堆稻草,凡送丧的人,都 必须要从这堆火上跨过,我们“耗子也不例外。据说,这是为了消除邪气附身。  

    

三、我父亲在外重娶妻室  

1933年我父亲进入国民党部队后,据说表现很出色,不久就选送到陆军大学学习。“陆大”结业时,因成绩优异,又是浙江人,在选拔“委员长卫队”时,被选入到蒋介石的警卫部队担任连长,直属于“委员长侍从室”调遣,专司蒋介石夫妇的安全侍卫(曾有一张他戎装站立在蒋介石夫妇后面的照片,文革时烧毁)。  

他军阶虽不高,但有“御前带刀侍卫”的特殊地位,能经常 接触国民党中、高层官员。1937年后,在陪都重庆国民党中央和地方军政界中有了许多熟悉的人。由于公务上的交往,当时国民党政府警察署署长彭松涛(姓肯定不会错,名字可能因年久记误),对这个年轻英俊的委员长卫队的小连长非常赏识,公余经常邀他去家作客。一往二来,与彭家所有的人都熟悉了。  

那个彭署长家有数房妻室,育有五个女儿,大女儿彭淑贤,在重庆西江女中读书,当时约十七、八岁,颇有美色。因我父亲经常 随其父出入她家,慢慢地她喜欢上了这个浙江籍的年轻军人,以至恋上了他。开始时,我父亲自知家有妻室、孩子,并没有接受她的爱恋。后来彭淑贤父亲知道女儿爱上了这个浙江小伙后,就再三要把女儿许配与他,并通过侍从室我父亲的上司来撮合这桩婚事。我父亲出于私心,就把自己在老家已有妻室的事隐瞒了起来,接受了这桩婚姻,在重庆娶了那个才貌双全、有权有势的彭家千金。结婚后,我父亲写信告诉我祖父,要求家里不要提及老家已有妻室的事。我祖父看到他的来信,十分气恼。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再加战乱时期,通信极为不便,只有写了一封回信,狠狠的训斥了他一顿,告戒他不要忘记家中的父母妻子。这信也不知收到否?他自从知道儿子在外有了新欢,担心他会把家中的妻儿彻底抛弃。对此,祖父一直耿耿于怀,心里一直盘算着此事如何处置,才能确保我和我母亲日后的权益。直到41年要领兵打仗前,他才下决心给家里立下了遗嘱。  



(三)、领命抗战,立下遗嘱  



1941年,祖父受任“三象地区指挥部副参谋长兼抗日自卫第三大队长”后,自知与日交战,作为军人,随时会有血洒沙场,为国捐躯的可能。为确保我与母亲日后在家庭中的地位和利益,解除自己对家庭和爱孙的后顾之忧,可全身心投入到抗日中去,就决心为我立下遗嘱。遗嘱中:把新屋东首的半边房产全归在我的名下;不管我父亲以后在外生有多少子女,这一半的房产永远归我所有,任何人不得侵占。(解放后,我参加了革命。土改时,人不在家,土改工作队没按此遗嘱分配我名下的房产。说我已是无产阶级职业革命者了,不需要这些房产。遂把我名下的房子分成二间在东边,二间在西边,说是让我母亲代管居住。当时,虽然比我祖父遗嘱上定下的不一样,而且少了数间。但没有多少文化的我的母亲,看到一下分到了原来居住过的楼屋,让自己又能成为这座老屋的主人,即使是远不如遗嘱上所定的房子,早已是喜不可言了。更何况她当时是村农会里的妇女主任,思想很好,又是数年来住怕破茅草屋的人。无疑欣然地接受了此分配;并遂将她保管着的祖父遗嘱,上缴给了土改工作队)。  

   

祖父处理了以上家事后,就一心投入到抗日救国上去了。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6

主题

2486

帖子

3141万

积分

返璞归真

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

积分
31414470

灌水天才奖幽默大师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

QQ
发表于 2010-9-30 21: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屿村我老婆有亲戚的~~~姓张
楼主家果然是名门之后,保存真不错,依稀可见当年的繁盛景象~~~有一点要问:令祖父既然投身革命,娶妻乌镇婆在书面上当不算叫纳妾,楼主文笔有误~~~
偶杭甬象祖父少年家穷,16岁投身军营混饭吃,居然也参加了辛亥革命的军队,1937年也参加了淞沪保卫战,虽无金银传于后世,但偶内心亦甚感自豪~~~呵呵
罗隐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9-30 23: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家里有原配妻子在,再讨进来一个,一般来说都是叫妾的吧。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8

主题

5601

帖子

214748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47483647

原创先锋奖勤奋版主勋章社区居民忠实会员

发表于 2010-10-1 12: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实文学。。。仔细拜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5784

帖子

1570万

积分

返璞归真

我的存在,只是世上的一粒尘土而

积分
15702136

积极回帖奖原创先锋奖新人进步奖贴图大师奖灌水天才奖社区居民最爱沙发

发表于 2010-10-1 12: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拜读大叔大作
穿越市井繁华,在混沌中寻找自己的人生位置,不断地给自己的人生寻找坐标。 知秋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iqiu197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3903

帖子

1万

积分

惊世骇俗

积分
16156

积极回帖奖新人进步奖灌水天才奖

发表于 2010-10-1 13: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5.2到此一游
生活,是用来经营的,而不是用来计较的。感情,是用来维系的,而不是用来考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1220

帖子

259

积分

出神入化

女人不必太美,只要有人深爱;女

积分
259

灌水天才奖新人进步奖原创先锋奖积极回帖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10-1 13: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了,细细品琢历史,老屋的历史。
人的一生很漫长,也很短暂,实际只有三天——昨天、今天、明天。昨天已离我们而去:今天我们要加倍努力:美好的明天要靠我们共同创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6

主题

3907

帖子

258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81016

原创先锋奖爱心使者奖勤奋版主勋章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10-1 17: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一次领略老家沧桑,雨丝姐姐家书香门第,敬仰!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10-2 06: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25楼知秋于2010-10-01 12:32发表的  :
再次拜读大叔大作
谢谢知秋!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象山港论坛  

浙公网安备 33022502000012号

GMT+8, 2019-1-18 16:01 , Processed in 0.04881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