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悦野

老屋沧桑(十) 悦野 

  [复制链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12-23 13: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沧桑(十六)    

为御瘟疫闯虎口

门前一别成永诀  

2010122221503518.jpg    

 

   

1942年夏,象山东乡部分地区,瘟疫流行(是霍乱),由于当时医疗条件落后,药物奇缺,天天都在死人。如横里等村,有时一天要死数人,也有全家罹难的。随着疫情蔓延,部队驻地有的士兵也被感染,因没有有效的抗菌类药物,仅凭土法防治,未能得到有效控制,患者多死。对此,作为一方军政首长的我祖父,为当地军民百姓的生死存亡,忧心如焚,日夜思谋着如何能搞到药物,遏制疫情的蔓延。正当无计可施之时,定海县驻王龙第四大队大队长王继能,有事要前往永嘉,因海上有日舰艇游弋,为安全计,他只带随从二人,乔装商人扁舟来龙屿,准备拜访我祖父后,从陆路绕道宁海赴永嘉。  

王继能到我家时,大约在午后一、二点钟。当时祖父不在家,祖母听说是王大队长来访,一面命母亲在厨房指挥“帮嫂”准备酒饭,一面将他迎到东边横屋楼上的客房里。  

我家东首横屋楼上有三间;第一间有二张床,作为普通客人和重要客人随从人员的卧室;第二间(中间)是客厅,专作祖父与宾客议事和设宴之用;最里面一间是宾客的起居室;客房里面的摆设很典雅豪华,每间房的壁上,都挂着各种字画,如:“精忠报国,还我河山。”、“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及奔马、花鸟、仕女图等等。  

这天,祖父在珠山庙部队驻地,得讯王来家探访,就连夜骑马赶回家与他相会。倾谈间,王告知我祖父,在岱山敌点区有较充足的药源,走私商贩经常用土产品去到那里换取药物及日用品。  

我祖父在王那里获得此信息后,就立即筹划着要到敌占区岱山去搞药物,以拯救驻地的一方军民。正巧,当时龙屿有一开小店的老板,他与岱山高亭一黄记商行的老板交好,经常合资贩私。几天前,该黄记商行老板来过龙屿,由那位小店老板为其采购了一大批苎麻运往岱山,去换取紧俏物资。我祖父得此密报后,即召来该小店老板,追问其贩私经过。根据这小店老板交待,方知其是通过驻地水警队有条件放行的。小店老板见祖父追查其贩私经过,心怀惧怕,遂提出愿意把运往岱山的货款为祖父购买药品,只要祖父派一个人持其的亲笔信去岱山找黄记商行老板,此事准成。  

祖父在这小店老板那里拿到亲笔信后,考虑到仅凭小店老板这一点货款所能购到的药物,是解决不了当地军民遏制疫情需要的。所以,就又筹划了一船柴爿、苎麻等土产品运往岱山,去换取更多的药品。因此事关系重大,就决定自己亲自出马去一趟高亭。祖父原本做过生意,对商贸一行并不生疏,几天的筹备,就一切停当。  

祖父第二天就要出发了,这一夜我与祖父母一起睡在东大房楼上。我和祖父已睡在床上了,祖母却在仔细的检查和整理祖父的行囊,因岱山是敌占区,怕不慎把祖父有关抗日部队的文件夹带在行囊中。祖母把随身的衣物一件件的检查,每只口袋都要翻过来仔细看几篇,在确认没有疏忽后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祖父起床了,我也跟着起来,待潄洗毕,就下楼到灶间吃早饭。在往日里,早餐都是祖父、母和我一起先上桌吃的,我母亲总是等到我们开始吃后才上桌。这天我祖父一反往日的常态,当他坐到桌边时,就叫我母亲坐下来陪他一起吃饭。并对我母亲说:“我这次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家里的一切都交给你婆婆和你了。你婆婆体弱多病,你儿子尚小,家里的事你要多担待,要照顾好你婆婆和儿子……。”他的话颇具伤感,说得我母亲两眼红红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祖父真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慷慨诀别之态!  

祖父走时,是在横里“桐子树脚”下船的,船上装载着货物,撑船的老大是龙屿前村支书的父亲张冬法;随从的是后来龙屿的村支书张邦荣的父亲张怀玉。怀玉哥是当时祖父的卫士,他穿上便衣,化装成祖父的跟班,照顾着祖父的生活起居和途中安全。  

祖父走了,全家人送出大门,祖父跨出小槽门时,又回转身来,拥着我亲了亲,向祖母和我母亲挥挥手。我们站在门前,目送着他朝着出村的路上走去。岂知此一别,竟然成了我们与祖父的永诀!  

(未完待续)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12-23 14: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太祖父被日寇杀害后,连死身都没运回家,我们连他葬身的地方都不知道,现在的坟是他的衣冠冢。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46

帖子

12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1234

社区居民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20: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沧桑(十七)  

 

2010122319402392.jpg  

苍天不悯忠 风雨断归程  

   

祖父走后不到十来天。那天上午风雨交加,我们还在吃早饭。突然,怀玉哥穿着簑衣、戴着笠帽,从小槽门闯了进来。我们全家立即从饭桌上迎了出去,一口同声的就向他提问:“你怎么现在回来了,你阿公呢?”(按辈份,怀玉要叫我祖父太太公。)  

怀玉哥摘下笠帽,露出一脸的疲惫和忧容,焦急的说:“阿公被日本人抲去了!我是冒着风雨赶回来向你们报信的。”  

怀玉哥的话,如惊天霹雳,一下子把所有的人都震懵了。等稍为镇定后,怀玉哥就把祖父被捕的经过告诉大家:  

那天,船靠高亭,他们一行人刚登岸,驻高亭日寇就戒严,盘查过往行人。他们在道头路上被日寇拦住盘查。当时祖父穿着长衫,戴着礼帽,完全是一个生意人打扮。他走在这一行人的前面,日寇首先对他进行搜身。一遍、二遍的搜,都没从他身上查到什么。正要放行的时候,忽然来了几个“便衣”,又拦住他进行搜查。结果,在他的“马甲”夹层里,搜出了“三象地区抗日指挥部副参谋长”的符号,就马上将他扣留起来。一边审问他有几个同行的人?一边对他们后面的人也进行仔细搜查。由于我祖父始终坚持说他只有自己一个人来高亭,在其他人身上又没搜到可疑之物,才使他们几个免遭同捕之灾。  

我祖父被捕后,他们几人找到了接头的商行,通过商行老板在高亭寻找关系,打听我祖父被捕后的情况。  

祖父被捕的恶讯,犹如外面肆虐着的台风天,那黑沉沉的乌云,一下子就都压到全家人的头上,每个人的心,好像被这狂风暴雨撕裂得慌乱而不安。村上一些要好的亲友和名流,闻讯赶来给祖母出谋划策,提出了诸多营救祖父的方案。最后,决定让祖母马上赶往丹城西桥头,与我舅公王冶青去商讨营救办法。  

祖母到了丹城她哥哥家里,把祖父在高亭被捕之事告知了他全家。大家听了这事,所有的人全浸沉在深忧之中。在这沉郁焦虑的氛围下,我舅公的媳妇阿青,突然想起租住在她家老屋里的一个女人。这女人是当时象山日伪政权里一个举足轻重的头面人物的宠妾,因住在与舅公家一个槽门里,虽没有什么交情,但平时碰面时,总免不了有些礼节性的招呼,与我舅公家里的人都比较熟悉。阿青就建议通过她去买通她的先生,设法营救我祖父。  

到了这“病危无治”之中,也只得“症急乱投医”了,大家也就同意了阿青阿姆的建议。然后就由阿青阿姆将这女人请到舅公家里,向她提出:若她能想办法让她先生救出我祖父,就给她五百元银洋作酬金。这女人倒也爽气,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隔了二天,这女人拿着她先生写给高亭日伪机关中他一位朋友的信,以及象山日伪机关的一纸公文。内容大概就是说:我祖父是个做生意的“良民”,这符号上的“头衔”是在“皇军”未来之前,地方上安在我祖父头上的一个空衔,说我祖父从未做过抗日的事;还说我祖父是象山的著名人士,对他的“宽大”有助于象山上层人物的“亲善”等等,要求那边立即将我祖父移送至象山方面处理。  

当时,我祖母为了保住我祖父的命,拿到这封信后,就在我舅公家里凑了二百元银洋,先给了这女人,余下三百元,说好等人救出来后向她付清。就这样,那女人拿着二百元银洋喜滋滋的走了;我祖母拿着信也就急急的赶回龙屿。  

祖母回到了家,就一边筹集银钱,一边派怀玉哥赶去高亭,托高亭的商行老板去疏通关系,救出我祖父。可天公不作美,接连数天仍风雨不停,象山港上风大浪高,当时唯一的交通工具―――木帆船根本无法出海。待风雨小了些,怀玉哥赶到了高亭,我祖父却已经遭日寇活埋了!  

怀玉哥他们几人,在高亭四处打听我祖父被活埋的地点,可是我祖父的活埋,是日本人亲自在夜里去执行的,连在宪兵队里做事的伪职人员都没人知道,所以,始终无法能打听出被埋在地点。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46

帖子

12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1234

社区居民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20: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祖父是为抗日而死,到现在死骨无存,而现在政府却连个烈士的名号都不肯给他,真替祖父难受,并不是为了一个名分,而是为了对他为国捐躯的一种肯定,对我们活着的子孙也是一种安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46

帖子

12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1234

社区居民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7 20: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122416211466.jpg
利禄酷刑心不动  

铮铮铁骨献忠贞  

   


   

据当时留在高亭探听消息的冬法、少钿等人回来说:我祖父被捕后,他们通过当地的熟人,用金钱买通了在宪兵队里的伪职人员,打听到了我祖父被捕后的过程:  

当天我祖父被带到日军宪兵队里,拘禁在一间房里,宪兵队长带着翻译和酒菜,到我祖父的房间,说要与我祖父交个朋友。他给我祖父斟上了酒。说:他已报请上级批准,只要我祖父能率部归顺,就让我祖父担任第十一师师长(伪职)。我祖父毫不为这许诺所动,始终以沉默相对。宪兵队长被我祖父冷峻的态度所激怒,最后他从座上站起,甩上一句:“你好好的考虑一下,你要官,还是要命?你不想做官,我们可以马上送你去见阎王。”说完,就带着翻译离开这房间。这时,我祖父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决心以身殉国。  

到第二天,宪兵队长见我祖父没有一点反映,就下令将我祖父关进牢房,并动用酷刑进行逼迫。  

日本人对我祖父动刑,是在我祖父被捕的在第二天晚上。据说:那天直到晚饭后,我祖父对日本人的要求都置之不理,宪兵队长又亲自提审了他,再次问他愿不愿意率部归降?我祖父冷笑地说:“要是你,能这样去做吗?”祖父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了鬼子的兽性。他马上命手下把我祖父拉到刑讯室,把他按在“老虎凳”上捆绑起来,然后,从我祖父绑在凳子上的脚后跟中,一块一块的塞入砖头;当塞到第三块时,我祖父脸色煞白,满头大汗,可他仍然咬紧牙关,没有言语和呼叫。凶恶的日寇见我祖父仍不屈服,继续还往里塞砖,直至我祖父完全昏死过去。然后,拿来一盆冷水往他身上泼浇。当我祖父被冷水泼醒后,鬼子又像狼嚎似的大声喝问:“你到底接不接受归降?”我祖父又闭上眼睛,以沉默相对。日本人见他已奄奄一息,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样子,知道这时也不可能会使他马上开口说话,就从老虎凳上将他放下来,把他投进了牢房。鬼子走时,在桌子上给他丢下纸笔,要他把率部归降的态度写下来。据看守我祖父的伪兵说,这一夜我祖父在牢房内双腿的筋骨像被割断似的疼痛,可他一声也没呻吟。这让我意识到:也许,那一夜祖父在想着家里挂在客房中一副对联:“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是这对联里的话,在激励着他能在利诱和酷刑面前表现出如此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吧?据说,直到这夜天快亮时,他拿起桌子上的纸笔,在上面写下了:“为国尽忠,无辱祖先后人”几个字。  

天亮了,狱卒进来查房,见我祖父写好后放在桌子上的那张纸,就急忙拿去给宪兵队长。宪兵队长见到我祖父写的这几句话,勃然大怒,一把把那张纸撕了,揉成一团摔在地上。随即带上翻译,赶到关押我祖父的牢房里。他抽出指挥刀对着我祖父,嘴里大声的叫着“八格牙鲁”。我祖父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闭上眼,任凭他歇斯底里的暴跳。  

宪兵队长见祖父毫不惧怕,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始终微闭着双眼,他恨不得一刀把我祖父劈了。可又不敢违背上司要他“劝降”的命令,只好强忍着心里的怒火,转而命令手下再给我祖父施刑。  

据目击对我祖父用刑的伪职人员后来说:此时,执刑的人提来一壶辣椒水,二人拖起我祖父绑到一把坐椅上,然后,一个人一手把我祖父的头扳起来,另一只手揑住我祖父的嘴巴;另外一人提起辣椒水壶,朝我祖父的鼻、嘴里浇灌辣椒水。我祖父挣扎着,不一刻,被呛得口鼻流血,接着就昏厥了过去。等我祖父苏醒过来后,翻译就过来劝说:“张大队长,还是答应率部归降吧!何必为留下个爱国的虚名,放着高官厚禄不受,却用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去作代价呢?”我祖父睁开眼,看到一个穿便衣说中国话的人在面前说话,就大声地呵斥道:“不长眼的汉奸,我能像你一样的去给东洋人当狗吗?”翻译自知没趣,就悻悻的走到宪兵队长面前,叽里咕噜的说上几句。宪兵队长又暴跳如雷,就命令手下给我祖父上电刑。  

日本宪兵把我祖父的手脚绑缚在一把座椅里,然后把电极的两端分别夹在两只脚踝和双腕上,通过旁边的一台电流控制器,调节电流。当电流接通的一瞬间,我祖父先是一阵痛苦的抽搐,随之浑身冷汗沁出,呼吸急促,全身肌肉抖动不止,脸上、脖子上青筋暴凸了出来,面部肌肉痛苦地扭曲着。但丝毫没有要屈服的意思,他竭力咬紧牙关,忍着巨痛,强迫自己把要叫喊的声音压在心底。不让它发出声来。  

随着电流的变化,全身肌束震颤的频率越来越大,他张开嘴巴,发抖的双唇一开一合,又挣扎了十几秒钟,终于极不情愿地,从喉咙底里,压抑地喊出了“啊呀!啊……呃…啊!”,撕心裂肺的凄惨叫声!这时,全身肌肉紧绷,身体弯成弓形,整个身体象筛糠一样。”  (以上这些用刑的过程,是据当时在场的一个伪职人员后来对商行老板的一个亲戚透露的。他还说:“这个张大队长,看起来文质彬彬,却那样的坚强,始终不肯投降。”)  

日寇对我祖父用尽了利诱、酷刑,仍然无法能让他答应率部投降。于是就在当夜,把我被折磨得已奄奄一息的祖父,拉到荒野去活埋了。  

后据在宪兵队里站岗的一个伪军说:当夜,台风的余波还未平息,天墨黑墨黑,还不时飘着阵阵细雨,他被派到宪兵队门口站岗。当时,宪兵队门口停着十几辆摩托车,不一会,从宪兵队里面,由两个穿便衣的日本人,架着一个已折磨成不省人事混身血污的中年人,放到第二辆三轮摩托的边仓座上;一小队全副武装的日本人,相继登上了摩托车。然后,一阵风似的向郊外开去……。第二天,在伪军中就私下议论着:“那个象山来的张大队长,看上去文质彬彬,却是个铁骨汉子:给他11 师师长不当,受尽如此酷刑的折磨,还是宁死不肯投降。昨夜被拉出去活埋了……!”  

   

接连几天的强台风,待风止船通,派去的的张怀玉到高亭时,我祖父已被日寇活埋了。因为是在黑夜中,日本人亲自秘密去执行我祖父的活埋,所以连葬身之地也打听不出来。可怜我祖父一心报国,死得如此惨烈,可当时的官方,却没有给他留下过悲壮的一笔。直到2001年在象山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的《往事琐录》第110页上,才看到民间人士谢祖家先生写的一篇《追忆张公闻怡》的回忆录,方始将祖父当年为国遇难的经过,通过文字公之于众。  

   

祖父爱国爱民,不失中华民族的气节,在国难当头之际,他的同僚有多少人投靠了日伪,而他在敌人高官厚禄的利诱和惨绝人寰的酷刑下却坚贞不屈,始终不失中华儿女为国尽忠,横死敌阵的无畏气节,是值得我们子孙骄傲和自豪的。为此,我写了一首祭悼他的七律,现录如下:  

               悼祖父抗日殉国

  

缅怀家祖祭英灵,陷敌坚贞不苟生。  

利禄高官嗤以鼻,炎黄骨气奉为铭。  

桩桩诱惑志犹在,种种酷刑眸怒横。  

傲对活埋寒敌胆,心潮澎湃愤难平。  

   

   

   

   

《老屋沧桑》(上部)写到此告一段落。谢谢大家阅读!  

――笔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0

主题

4180

帖子

924

积分

惊世骇俗

爱我爱的人,爱爱我的人!

积分
924

勤奋版主勋章风雨同舟奖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0-12-27 20: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哉太祖父!壮哉太祖父!英灵常在,流芳千古!
做得来皆是功德 推不掉自是因缘 助人为快乐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6

主题

1万

帖子

56791万

积分

版主

大 浪 淘 沙 &nbs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67910240

风雨同舟奖爱心使者奖积极回帖奖社区居民忠实会员社区劳模社区明星最爱沙发

QQ
发表于 2010-12-27 20: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拜读雨丝父亲的大作,感动啊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8

主题

5601

帖子

214748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47483647

原创先锋奖勤奋版主勋章社区居民忠实会员

发表于 2011-1-9 15: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炎黄骨气奉为铭
敬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38

帖子

30

积分

登堂入室

积分
30
发表于 2011-1-9 15: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383

帖子

116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116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1-1-10 15: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历史,太沉重,太感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象山港论坛  

浙公网安备 33022502000012号

GMT+8, 2019-3-22 15:02 , Processed in 0.04581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