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35|回复: 0

关于“韵”和“押韵”(一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83

帖子

5721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5721
发表于 2019-2-3 14: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韵”和“押韵”(一)
我国的韵文有着悠久的历史。殷周时代的民歌,就是押韵的。后来的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和人民群众的诗歌戏曲创作,也都是押韵的,统称为韵文。
长期以来,封建统治阶级极力鼓吹一切文化创造都是“先王”“圣人”的“发明”,文字是由一个叫做仓颉的什么“圣人”创造的(1);音乐是由“先王”制的(2);诗歌也首先是由“圣人”“协之声律”,才“用之乡人,用之邦国”(3)这完全是荒谬绝伦的骗人鬼话。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人民群众在长期的生产斗争和阶级斗争中创造了文字,创造了音乐,也创造了诗歌。诗歌的音韵(即所谓“声律”)是同诗歌一道产生,并随着诗歌的发展而不继发展的。决不是什么“先王”“圣人”的“发明”。历来的群众歌手、民间艺人不但懂得音韵,而且有许多创造性的运用。为了繁荣社会主义文化,我们应当把音韵的知识大大地普及起来。
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我国的文学艺术日益欣欣向荣。在文艺形式方面,同社会主义内容相适应的各种崭新的韵文文体正在产生,并改造一些旧形式,使韵文的发展出现了空前丰富多彩的局面。除诗歌要求押韵之外,戏曲、曲艺、小演唱、顺口溜以及广大群众创作的民歌,也都需要押韵。毛泽东同志教导说:“我们的要求则是政治和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用韵是各种韵文形式一个共同的特点,用韵得当,并适当注意句中的抑扬顿挫,可以增强作品的艺术效果,帮助突出革命的思想内容。我们要使具有革命内容的各种类型的韵文做到政治和艺术的统一,收到更好的效果,就有必要学习和掌握一定的音韵知识。这本的编写,就在于为工农兵作者提供一本简明扼要的韵书,便于平时翻捡和创作时参考之用,希望对达到上述的目的有一定帮助。

什么叫“韵”?
在汉语里,每一个字音,是由声母和韵母合成的。例如“春”字,拼写为chūn,ch是声母,un是韵母。我们讨论韵和押韵,都只同韵母有关系。同声母是没有关系的。
一个字的韵母,可以是一个单元音,也可以是复韵母,复韵母的主要元音叫音腹,音腹之外,或有韵头,或有韵尾,还可以同时有韵头韵尾。例如,沙(shā)、机(jī)、河(hé)、坡(pō)、布(bù)、驴(lǘ)等字的韵母,是a、i、e、o、u、ü,都是单元音,家(jiā)、花(huā)、学(xué)、白(bái)、手(shŏu)、新(xīn)、兴(xīng)、关(guān)、怀(huái)等字的韵母是复韵母,其中“家”、“花”、“学”分别有韵头i、u、ü(xué里的ü省略了头上的两点);“白”、“手”、“新”、“兴”分别有韵尾i、u、n、ng,关(guān)既有韵头u,又有韵尾n,怀(huái)既有韵头u,又有韵尾i。
由此可以知道,所谓韵头,指主要元音前面的另一个元音。在现代汉语中可做韵头的元音有i、u、ü三个。
所谓韵尾指主要元音后面的音素成分。在现代汉语中,只有i、u、n、ng四个韵尾。i做韵尾的字属于本书“开”“飞”两个部。u做韵尾的字属于本书“收”“高”两个部。(“高”部的韵母ao、iao等于au和 iau)(4)n做韵尾的字属于本书“根”“山”两个部,ng做韵尾的字属于本书“方”“东”两个部。
懂得了什么叫韵母、韵头、韵尾,我们再来看看什么叫做韵,韵是怎样构成的。那就是:凡韵母的主要元音相同或相近的(倘有韵尾的话,则韵尾要相同),就构成韵。例如我们说“方”(fāng)、“疆”(jiāng)、“光”(guāng)同韵,就是因为它们的韵母虽然不同,但主要元音a是相同的,韵尾ng也是相同的。这就具备了构成韵的条件。
由此可见,“韵”和“韵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方”、“疆”、“光”的韵母ang、iang、uang是并不相同的,但它们却是同一个韵。
同时,由此也可以知道,韵的构成同韵头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决定于主要元音和韵尾。
什么叫“押韵”?
在诗歌或戏曲里,应用同一个“韵”的字放在句子的末尾,使之产生一种声音回环的和谐感,这就叫“押韵”。由于“押韵”的字是放在句末的,所以又叫“韵脚”。押韵时可以是句句用韵,可以连分句也用韵,也可以隔句或隔几句才用韵。这叫押韵方式,或称“韵律”。
韵的和谐程度是因构成韵的条件的差异而不同的。如果主要元音与韵尾(倘有韵尾的话)完全相同,象“开”、“来”、“排”、“材”为韵或“天”、“烟”、“坚”、“连”为韵,那是最和谐、最严的韵;如果主要元音不同,只是接近,那是较宽的韵,如“门”(mén)和“心”(xīn);如果不同的程度更大些,如“清”和“人”、“身”、“分”相押韵,连韵尾也不同了,那是通韵,也就是更宽的韵了。“人”、“身”、“分”的韵母是en,属于本书的根韵,“清”的韵母是ing,属于本书的声韵。这样相押,就叫声根相通。关于通韵,我们下面再说。
我们懂得了什么叫做韵,又掌握了韵的宽严的区别,对于用韵就可以取得自由。写作诗文的时候,当然力求用韵和谐,但又不能因韵害意。韵为为革命内容服务的,不能离开革命的思想内容,版面地去追求音韵的完美。韵脚还应该押得自然,不要勉强,更不能生拼硬凑。所以,严和宽,和谐和恰当,是辩证的统一。鲁迅说过:“新诗先要有节调,押大致相近的韵”,“白话要押韵而又自然,是颇不容易的”,就是讲的这个道理。
韵的疏密和押韵方式,在格律诗(妱律诗和词)中,是由格律规定的,在新诗、歌词和一般说唱文学中,则比较自由,可以根据内容的需要去安排。
并不是任何两个韵部之间都可以通,必须是主要元音和韵尾相接近的韵部才能通。

构成韵的条件虽然古今相同,但哪一些字跟哪一些字可以押韵,即韵部的区分,却是随着时代的不同和语音的演变而变化的。我们读古诗,有时觉得韵脚不和谐,往往就是这个缘故。
每个时代的韵书,基本上是反映它那个时代的语音实际的。例如,在汉语语音发展史上,元代是一个变化急剧的时期。从韵母方面说,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在北方语中入声消失了,原来以-b、-d、-g为韵尾的入声字,失掉了它们的韵尾而分别归到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中去。它们原来由于塞音韵尾的阻碍,是不能和平、上、去声押韵的,这时却能够了。同时,元曲要求平声和仄声互押,这就把唐诗宋词平仄分押的局面打破了。在过去,平声和仄声不能同在一个韵里,这时也能够了。元代周德清在1324年写的《中原音韵》,就反映了这些变化。例如,在唐、宋的韵书中,“阳、乡、方”、“养、响、访”、“漾、向、放”,是分别属于三个韵的,在《中原音韵》里便合并为一个韵了。至于入声字,全部并到了其它声调里去,入声韵也就没有了。这样,《广韵》的206个韵和《平水韵》的106个韵(5),就演变为《中原音韵》十九个韵部的局面(6)。这十九个韵部的次序和名称是:(一)东钟,(二)江阳;(三)支思;(四)齐微;(五)鱼模;(六)皆来;(七)真文;(八)寒山;(九)桓欢;(十)先天;(十一)萧豪;(十二)歌戈;(十三)家麻;(十四)车遮;(十五)庚青;(十六)尤侯;(十七)侵寻;(十八)监咸;(十九)廉纤。
发展到近代,语音又有了变化,首先是m韵尾在北方话中完全消失了。《中原音韵末后的三个韵部已不存在了。再加上其他的变化,韵部的区分就又有了不同。
自清代以来,曾有过一些反映近代语音系统的韵书。但是,一本比较完善的韵书也不是容易形成的。它应该既根据语音的实际及其内部的规律性,又要根据广大群众在韵文创作上的实践经验,而不能凭少数人主观地去划定韵部,不然的话,在群众中也决不会行得通的。从这个意义上看,在近代韵书及其韵部体系中,以在民间形成的“十三辙”比较科学。它从实践中来,在群众创作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并且已由实践证明了普遍地为群众所接受。当前的新诗、歌曲、说唱文学,多是运用十三辙的韵部。京剧的用韵,除了过去有所谓“上口”字(如把“庚青”一律读入“人辰”)外,也与十三辙基本相同。
十三辙的名称是:(一)发花;(二)梭波;(三)乜斜;(四)姑苏;(五)衣期;(六)怀来;(七)灰堆;(八)遥迢;(九)由求;(十)言前;(十一)人辰;(十二)江阳;(十三)中东。
由于十三辙以群众的创作实践为基础,它的韵部体系也就比较合理,也比较适于实际运用。例如,“中东”辙把“东钟”(ong、iong)和“庚青”(eng、ing)合并起来,据罗常培的研究,这两个韵早就有合并的趋势了,十三辙只是把这个趋势肯定下来。最近发现的曹雪芹的风筝歌诀(见一九七三年第二期《文物》),其中有一首《半瘦燕画诀》,押“容、形、峰、雄、层、陵、风、程”八个韵脚,证明那时已有“东钟”“庚青”两韵合用的习惯。从音理上说,汉语音韵学按照韵头的不同和主要元音的性质,把韵母分为“四呼”。没有韵头,主要元音不是i、u、ü的,叫做开口呼,如“层”(céng)、麻(má);有韵头i 的,或主要元音是i的,叫做齐齿呼,如“形”(xíng)、“西”(xī);有韵头的u,或者主要元音是u的,叫做合口呼,如“川”(chuān)、“湖”(hú);有韵头的ü,或者主要元音是ü的,叫做撮口呼,如“略”(lüè)、“女”(nǚ)。在“中东”辙里,韵母eng是开口呼;韵母ing(实际上等于ieng)是齐齿呼;韵母ong实际上是ung(7),它在零声母后面是ueng,只有“翁”一个音,在辅音后面是ung,证明它就等于eng的合口呼;iong也可认为üeng,从四呼相配上可相当于eng的撮口呼。因此,“中东”辙四个韵母,正是有着四呼互补的关系。把它们看成一个韵部,在音理上是有根据的,从创作实践上,也早已完全得到证明。除上面提到的曹雪芹的风筝歌诀之外,近代和当代的诗歌、戏曲中都有这样的运用,举世闻名的《东方红》,就是这样运用的:
东方红(原文下用△,现以下划线代。下同)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咳呀,他是人民大救星。
这里用红(hóng)、升(shēng)、东(dōng)、星(xīng)为韵,便是最好的例证。
又如“衣期”辙,把i、-i、er、ü几个韵母合为一辙,-i包括国际音标ɿ和Ƨ(ɿ是只跟在声母z c s后头的元音,Ƨ是只跟在声母zh ch sh ʏ后头的元音)在《中原音韵》里叫“支思”韵,它们的音色跟i不同,但发音部位跟i还是比较接近,而且只有七个音,字也不多,独立起来不便于实际上的押韵应用,把它们并到“衣期”辙来是适当的。至于er韵母,则只有一个音,只有“儿”“耳”“二”等几个字,尽管它们的读音在近代跟i有了较大的区别,但也不可能独立为一个韵,因为在实践中决不会光用“儿”“耳”“二”几个字去押韵。ü韵母的字,在《中原音韵》是跟u韵母的字同部的,但那时可能还不念ü。现在应归到“衣期”辙中来,因为ü和i在发音上舌位相同,在听觉上也较相似,跟u则离得较远。
十三辙在民间形成,并早已为群众创作所普遍采用,我们需要熟练地掌握它,才能在创作时运用自如,增强作品的韵律美。这本《现代诗韵》,就是按照十三辙的韵部体系编写一本简明韵书的一个尝试。
【未完待续】
   (邓旺林抄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象山港论坛  

浙公网安备 33022502000012号

GMT+8, 2019-2-18 02:41 , Processed in 0.03651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