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34|回复: 4

68年前,我三哭求参军

[复制链接]
     

755

主题

697

帖子

942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42
发表于 2019-7-30 14: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左二为吴爱文
  吴爱文  

  1951年1月28日(农历庚寅年十二月廿一),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是我16虚岁的生日,也是我最终被批准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后跨进军营的日子。时间过去了68年,但回忆起当时参军前后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今写此文,既表达我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也是我对八一建军节的一种纪念。

  这该从70年前的农历六月初,即阳历六月底说起。那时,我在东溪小学读完五年级回家度假。没几天,国民党长江部队的几十个兵进住洋坑村。我亲眼目睹他们被解放大军歼灭前惊慌的状态,有时由于惊吓,一餐饭前后吃了三次。在后来几天中,我听村里人说,一个守在东溪岭顶的士兵想逃走,被他们自己人打死,要村里派人去埋尸。据说葬在岭顶南侧不远处的路边。到农历六月十三日,即阳历7月8日的那天上午,我们隐约听到西边远处有枪声传来,于是我到村里高处往西一看,二里外有不少穿黄衣服的人像兔子下山一样狼狈地从五狮山东南山脚一座小山上往下奔跳,到弹石路就拼命向东溪方向逃窜,但那时我没看到他们后面有解放大军追击的身影。

  过了十多天,听说有一队解放大军进村来,还有一匹马,我就跟着大家去村口,只见大军叔叔队伍整齐,笑容满面,有的还向我们挥手致意。我第一次见到马,既感兴趣,想仔细看看,又很害怕,不敢靠近它。后来,我在墙弄里碰到一个大军叔叔。他和蔼可亲地向我打听哪里可以洗米,我高兴地领他到溪坑边水井旁,并到家里拿来吊桶帮他打水洗米。解放大军在村里只住了十多天就走了。

  一个多月后的9月1日,我转入丹城镇中心小学读毕业班。入学后,在与同学交谈中,经常听到他们对大军叔叔的赞美之言,如大军解放丹城那天凌晨,大家都不知道,到清晨走出家门时,才发觉他们都躺在街边睡觉。平时,他们都严守纪律,善待居民。经过一学期的学习、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我更加热爱解放军。

  我放寒假回家后不久,听说同村一个小伙伴在东陈小学读书放寒假准备回家那一天,被土匪“请财神”,要家长拿出大笔钱去赎回。又听说有的地方有民兵、农会干部被土匪杀害。我父母听了后感到害怕,就决定不让我再到丹城去读书,担心我在路上出事。为此我更加仇恨土匪,总希望能马上参加解放军,尽早把土匪消灭光,让大家都过上太平日子。

  1950年9月1日,我以同等学历考取了象山县立初级中学。那时,同学们衣食住行都很艰苦,但心情都很愉快,学习刻苦,经常唱革命歌曲,跳集体舞蹈,也经常听老师讲解放军的战斗故事,直至今日,我还记得郭俊卿同志年纪很轻就女扮男装参加八路军,英勇杀敌、屡建战功的动人故事。我非常敬佩这些战斗英雄。一个多月后,我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少年儿童队,戴上了红领巾。

  11月,全国人民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掀起“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热潮。不久,我们学校教导处的布告栏上贴出了号召青年学生报考军事干校的通知,我和各年级的很多同学在第一时间就在上面签名应考。可是过了很久才被告知:只有初二以上的同学才可报考。为此,我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曾暗暗地流过一次眼泪。

  我班有个陈耀同学,年纪比我大一两岁,身体也明显比我高不少。1951年元旦后某一天,突然回校告诉我:“我已到独立营参军了!你也可以到那里去参军。”于是,我就高兴地跟着他来到北门青草巷李家道地报名处,办公室里只坐着一个看来30多岁的解放军同志,他姓庞,陈耀叫他庞干事。他听了我的参军要求后,就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不行!你这么一点点大的人,怎么可以当兵呢!”

  不管我怎么说,陈耀也在一旁帮我说,他就是不松口。说着说着,我感到心里很难过,就止不住流下了眼泪。无奈,我只好回校。陈耀劝了我几句,去营部了。

  过了几天,我不甘心,一个人抽空又去青草巷找庞干事。这次,他问了我一些情况,如家在哪里,年纪多大,家里有哪些人等等,除了年龄多报了一岁外,其他我都如实地作了回答。但他又说:“台湾尚未解放,土匪还没肃清,还要抗美援朝。如果当了解放军,就要准备打仗。你这么小,怎么吃得消呢?”我立即回说:“我能吃得消!我知道,当了解放军,就要准备打仗。”我还讲了不少表示决心的话。但不管我怎么说,尽管他态度一直很和气,就是不同意。就这样,我说着说着,坐到高高的门槛上,又一次急得我哭了起来。这正像我后来喜欢唱的一首歌《真是乐死人》中所唱的“好说歹说不顶用呀不顶用,真是急死人,真是急死人!”无奈,我只得又回校。

  大考渐渐临近,学习更趋紧张。但我还不死心,隔了几天,利用一个星期日,再次去找庞干事要求参军。他一边摇头,一边微笑着说:“你这小鬼,又来啦!缠头真足,拿你没办法!”停了一下,他又开口:“当解放军是很苦的,要打仗。即使平时,也要练兵、行军,有时甚至夜行军、急行军,身上还要背枪、背子弹、背背包,有好几十斤重,你吃得消吗?”

  我看他开始有点松口,就马上回答说:“我吃得消!我前三年上高山斫柴,就能把80多斤的柴担挑下山回家;现在我挑着二三十斤番薯丝过东溪岭来学校像走平路一样轻松。请放心,我保证吃得消!”

  “你真吃得消?”他仍表示怀疑。

  我看他还不相信,再次急得我流下了眼泪。这一下,眼泪似乎感动了他,问:“你家什么成份?”

  “我们那里还没有土改,所以我不知道家里成份。”我回答。

  “家里有几亩田地?”他又问。

  “大约六七亩吧,我不很清楚。”我凭印象作了回答。他说:“这可算中农了。”

  “这样吧,你先到卫生所去检查一下身体。”听到庞干事这句话,我立即破涕为笑,高兴地跟着一个解放军同志到后堂街沈家道地楼上卫生所。一位和蔼可亲的女同志为我体检。我左手无名指在三个月前因打篮球受伤,有点弯曲,捏不成拳头,很怕被发现,就死劲地往棉袄袖管里收缩。她细声细语地问了我的姓名、年龄,量了我的身高,称了我的体重,摸了摸我的肚皮,用听筒插进我的棉袄内,在胸口上听了听,体检很快结束了。我一边为自己受伤的无名指弯曲没有被发现而暗暗高兴,一边看着她在一张体检表上填写:年龄17岁,身高140公分,体重43公斤,其他项目都写正常或空着。但等级一项却填上一个“丙”字。那位领我来体检的同志拿了体检表往回走,我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他。回到办公室,庞干事看了体检表后对我说:

  “小鬼,我们李营长说过,从这个月开始,凡是要求参军的青年,都要有家长同意参军的签名盖章。所以你赶快把你父母同意你参军的纸条盖了章送来,好不好?”(此规定我后来得知是我班一个比我还小的丹城同学瞒着家长到营部参军,多日后被家长找到并拉回家去才引起的。)

  “好!我马上去办。”我很有把握地回答后,就高高兴兴地走回学校托人去办这件事。

  没过几天,我那通情达理的时任村妇女会主任的母亲和父亲商量后就把同意我参军的纸条按上手印托人送回给我。这时,离大考只有两三天了,我先将这张纸条送给庞干事。这下,他终于批准我参军了。

  农历腊月廿一即1951年1月28日上午,大考结束。下午,我怀着激动而愉快的心情,先后向班主任陈老师和张校长告别后,左腋夹着旧棉被,右手拎着装有日用品的网线袋,头顶飞飞扬扬的雪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东街,跨进朝思暮想的军营——宁波军分区象山独立营营部的驻地孔庙,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

  入伍后,部队发给我一套小号冬装。可是穿上后,仍显得太大了。于是,我托人把棉衣的下摆、手袖、裤管都翻转缝短,腰部则每天扎上皮带,尽管如此,总还显得大了些。

  我被分配在营部卫生所任招护员,端端痰盂扫扫地,给病人敷敷红汞或碘酒,军医做手术时,帮他递递手术刀什么的。我不怕苦,不怕累,尽心尽力,认真细心,深得同志们欢喜,都昵称我为“小胖”或“小鬼”,把我当作他们自己的小弟弟,尤其是卫生所内的军医严希泉和女卫生员张新、胡碧莲同志,更是处处呵护着我。

  很快过去了半个多月,与我差不多时间参军的同志都先后被送往宁波军分区供卫训练队学习,包括比我早10多天参军的我班同学俞其中也去那里学习了(陈耀据说早已转往空军部队),我开始感到纳闷:为什么唯独不叫我去宁波学习呢?于是,我大着胆去问李长江营长,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又使我深为感激,他说:

  “你这小鬼,你这么小的个子,如果现在去宁波,军分区首长看到了,就会马上把你退回来,连兵都不让你当了。所以,你在我这里再呆几个月,等长高一些,我一定把你送去学习,好不好?”他一边说着,一边爱抚地摸摸我的头。

  我马上高兴地回答:

  “好!谢谢营长!我一定安心工作。”

  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我在营部卫生所工作已三个月余,个子有所长高,李营长批准我去宁波学习。于是,我们卫生所四位同志到南街照相馆拍了一张集体照,作为永久的纪念(如图)。

  5月4日,全营同志换下的冬装都送到白墩装上船运往宁波,上交军分区后勤部。我就在张新同志护送下,随夜航船经翔鹤潭、奉化内河去宁波参加军分区供卫训练队学习。到了供卫训练队,正是发夏装之时。可是即使是小号,对我仍显得太大。于是队部向上报告。几天后,发给我一套非常合身的夏装。后来听说,宁波军分区后勤部只做了三套特小号夏装,其中一套就发给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0

主题

243

帖子

6030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6030
发表于 2019-7-31 09: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爱文老师是我就读象中时的班主任。我谨在此向吳老师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

帖子

37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37
发表于 2019-8-1 20:43: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保家卫国是每个中华儿女的职责!我一心想去参军,只可惜到丹城体检不合格!愿这个愿望梦在我儿子那里能实现!祝前辈八一节快乐!身体健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402

帖子

5225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5225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9-8-2 22: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兵应该说是每一个中华儿女年轻时最美好的心愿!
   回想1971年征兵,那时我和当初一起步入丹城老县委党校参加体检的几百位应征青年体检后,上面领导通知;需在我们这些人中再挑选50位合格青年,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上者,需再次体检后送入“渤海舰队”!
   晚上待我们熟睡后,军医悄悄的来到我耳边抽血,这样我才被“扎”后痛醒……
   第二天名单下来我被再次录取,幻想着即将穿上毛呢海军军装,英姿飒爽的在舰艇上服役,镇守在祖国碧绿的万里海疆上,哪将是一副如何美丽的画卷啊……
   但是谁能想到……
   当初与我一并参加体检的应征青年中,有一位是当初村里“造反派”头头的弟弟,他依仗手中的权利硬是将我第二次复查合格、又是初中文化程度的指标“掉包”给他弟弟去了!
……
    有道是“苍天有眼”;哪个当初依仗一点点权势就为非作歹的所谓“造反派”头头及哪个“掉包”应征的,均以早早归天了……
     我那么好的一个“渤海舰队”海军梦,就这样被残酷的扼杀在永生难忘的1971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402

帖子

5225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5225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9-8-2 22: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兵应该说是每一个中华儿女年轻时最美好的心愿!
   回想1971年征兵,那时我和当初一起步入丹城老县委党校参加体检的几百位应征青年体检后,上面领导通知;需在我们这些人中再挑选50位合格青年,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上者,需再次体检后送入“渤海舰队”!
   晚上待我们熟睡后,军医悄悄的来到我耳边抽血,这样我才被“扎”后痛醒……
   第二天名单下来我被再次录取,幻想着即将穿上毛呢海军军装,英姿飒爽的在舰艇上服役,镇守在祖国碧绿的万里海疆上,哪将是一副如何美丽的画卷啊……
   但是谁能想到……
   当初与我一并参加体检的应征青年中,有一位是当初村里“造反派”头头的弟弟,他依仗手中的权利硬是将我第二次复查合格、又是初中文化程度的指标“掉包”给他弟弟去了!
……
    有道是“苍天有眼”;哪个当初依仗一点点权势就为非作歹的所谓“造反派”头头及哪个“掉包”应征的,均以早早归天了……
     我那么好的一个“渤海舰队”海军梦,就这样被残酷的扼杀在永生难忘的1971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象山港论坛 ( 浙ICP备05059637号

浙公网安备 33022502000012号

GMT+8, 2019-12-16 14:28 , Processed in 0.048317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